福建省宁德农业信息网-免费农业信息分享平台-农村致富好项目

福建省宁德农业信息网-免费农业信息分享平台-农村致富好项目

福建省宁德农业信息网(www.ndld.com.cn)是宁德市农业局(中共宁德市委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)领导建设的网站.网站内容主要包括:最新的农业供求信息,畜牧兽医信息,动植物养殖技术方法,农业种植业信息,病虫防治、土壤肥料等农业知识信息以及农业致富信息等.

菜单导航

无滞销的“盒马村”

作者: 宁德农业信息网 发布时间: 2020年03月26日 09:32:56

一手抓防疫,一手抓春耕。沉寂一个多月,八科村又开始忙碌起来了。这两天村民们陆续出门,错开时间开始播种黄金荚。

八科村位于四川省藏区丹巴县,是全国首个盒马村。2019年6月当地特色农产品卖入盒马,成为明星蔬菜,村民实现了数千元的增收。八科村也成为远近闻名的“盒马村”。村长蒋朝林说,春节前收成的菜,盒马都收走了。3月份村里计划种100亩黄金荚,200亩高山叶菜专供盒马。

与八科村浓厚的春耕热情相比,疫情中受制于各种因素,一些地方农户至今仍为农产品的销路发愁。对此,武汉盒马供应商李志方深有感触。李志方的基地也是盒马村,春节至今蔬菜出现了供不应求。闻讯而来的当地农户,纷纷请李志方把自家滞销蔬菜推荐给盒马。

“已经帮他们卖了300多吨,我最近常给合作社农民讲,如果没有订单农业,我们也会滞销。另一方面,疫情中盒马不打烊、不涨价,也给我们很大触动。所以,疫情最重严峻的时候,哪怕有很多具体的困难,我们也没有停止给盒马送菜。”李志方说。

“每天去盒马的冷链车都会准时发车,也都会空着回来”

在江苏溧阳,盒马供应商易滨介绍,复工以来订单涨了3倍。易滨为盒马供应白芹,白芹是溧阳地理标志产品,此前受制于销路,一度“卖难”。2018年10月,溧阳白芹在上海盒马上市,就此成为盒马TOP级别单品。

2019年,易滨在溧阳市别桥镇西土桥村的基地进行了扩种。通过盒马的冷链物流,他开始为北京、上海、南京、杭州四地盒马供货。因为疫情,他的白芹只供应上海和南京两地,销量仍然出现大幅增长。


2019年夏天,四川丹巴黄金荚成为盒马明星蔬菜。

合作3年,不断增长的盒马订单,让易滨决定大干一场,现在除了白芹,易滨还种上了芋头、韭菜、韭黄。这一种,又是300多亩。

在成都简阳,盒马供应商吴平原,2月间曾因为找不到足够多的工人摘草莓,连续几天没法完成盒马的订单,这让他觉得很遗憾。2019年,他的合作社和中化、盒马一起,在距离成都市100公里的地方,种植葲荭草莓。

12月,葲荭草莓上市后,因为种出来的草莓品质独特,让他成为简阳市最有影响力的草莓种植户。

自家的草莓不够卖,吴平原也没闲着。草莓是简阳市的重要产业,在他200余亩草莓基地周围,还有许多农户种植草莓,供货给批发市场。疫情到来之后,当地开始了严格的交通管制,滞销出现了。经吴平原推荐,滞销的草莓进入了盒马。

3月4日,卖了一个月后,滞销草莓卖完了。吴平原说,滞销的草莓在盒马卖得这么好,他不意外。

“我开始为盒马种草莓之后,有时也会把一些理念、技术和农户分享。他们多少吸收了一点,所以今年他们的品质也不错。”吴平原说。

李志方推荐的蔬菜,是产自武汉市东西湖区走马岭街新华大队的莴笋。新华大队副大队长王恒说,当地种了900亩莴笋。

莴笋是一茬一茬的采收,受疫情影响,春节前第一批莴笋已经出现滞销。900亩莴笋,是新华大队170多户农民一起种的。

“农民以此为生,当时不安的情绪到处蔓延,为了稳住大家的信心,我到处求助。” 王恒回忆。最终王恒联系上了李志方。

王恒说,900亩的莴笋,产量大概在4000多吨,盒马预计可以卖掉几百吨。卖到盒马的意义,不仅仅是农民有了收入,而是大家看得到希望,来年还愿意种菜。

易滨也在帮助解决贫困村里的“卖难”问题。溧阳春节各家各户有食白芹的习俗,好的年份一斤可以卖到20多元。今年,批发市场早早关门,苦无销路的种植户,已经自认倒霉了。与盒马买手沟通后,2月份易滨帮助溧阳市两个贫困村,卖出了100多万元的白芹。

“农民都挺老了,一开始有迟疑。我给他们说,每天冷链车都会准时发车,也都会空着回来,不信你们自己看。两天后,他们开始很积极按照盒马的要求,把白芹送过来了。“易滨说。

“今天赚的钱,明天还会再有吗?”

疫情中,同样被中国消费马车拉起来的还有非洲盒马村。Herman博士2018年毕业于中国科学院。2019年盒马把订单农业带到非洲后,在卢旺达首都基加利附近的Gashora村,Herman建起了盒马村,把世界前十辣度的哈瓦那辣椒卖到中国。

进入2020年新年以来,蝗灾与疫情给非洲大陆农业生产蒙上阴影。Herman说自己有信心,他的信心来自中国:春节期间,用户买空了盒马新上市的卢旺达辣椒酱。为此,盒马2月份期间追加了3次订单。

3月5日,正逢卢旺达雨季。这几天Herman带着年轻农民,为辣椒施肥。

“订单频率超过预期了,其实一月刚刚下过几笔订单的。看到这么多订单,村里的90后开始安心回来种地了。这比他们在工地上打工强多了,收成后收入至少增长5倍。” Herman说。


滞销的莴笋卖到盒马的意义,不仅仅在于农民有了收入,还在于让农民看得到希望,来年还愿意种菜。

Herman为订单开心的时候,李志方在发愁。

随着武汉出台了新的社区管理规定,社区团购订单爆发后,盒马的需求更大了。

“以前合作模式是,盒马要什么要多少,我提供。现在封城40多天了,我的合作社有些菜存量不多了,就变成每天我给盒马报品种、数量,他们评估了再下订单,顾客特别需要的菜,盒马也很放心让我去找。这种信任,早已超越生意了。”李志方说。

做生意,李志方有自己的哲学。

封城后外地的蔬菜没法进入武汉。封城前,盒马买手给李志方打电话,盒马春节期间不涨价,请他保持供应。

封城后,武汉市场上的蔬菜开始涨价。市面上一斤小白菜,卖到了七八块钱,盒马没有涨价。合作社的农户陆续来找李志方,要求把卖给盒马的小白菜提价至5元。

“我给农民说这个时候要和盒马站在一起。我们从2018年开始和盒马做订单农业,一直都采用平衡供应价。比如,市场行情低于1元时,我们以1.5元收购。行情涨到3元,我们把价格调到2.2元。这两年大家没有为卖菜发愁过,现在其他地方那么多菜卖不出去,我们要想想今天赚的钱,明天还会再有吗?”李志方说。

李志方的合作社在武汉市东西湖区柏泉农场。最近,陆续有武汉的菜农来到农场打听,怎么加入订单农业,成为盒马村。

这样的场景发生在武汉,也发在上海,四川,山东,江苏和非洲。王恒说,把莴笋卖到盒马之后,他花了不少时间上网了解新零售的玩法和订单农业。

他今年30岁出头,从部队转业回来,觉得自己还有学习和适应能力,但是种莴笋的农户,大多年近6旬,“很快,他们会干不动了。如果销路不好,会加速这一代人的退休。如果有订单农业,他们可以多种几年,也会给催生更多的职业农民,我们的地才不会荒,农业才有希望。”

本文地址:/machinery/122931.html

请遵守互联网相关规定,不要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